湾湾

w

【双生梦】雨宫广斗Xsmoky

双生梦

 

锲子

 

 

 

“——你醒啦!”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醒了你不要吵这么高。

 

“你昏了两天两夜你知不知道!还以为你要没命了可吓死爸爸了!”

 

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咋咋呼呼给刚刚清醒过来的病人造成了多大的二次伤害,声音的主人亢奋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悦。

 

“你死了搞不好条子要到处抓我,本来生意就不好做——醒了就快起来吧!趁着护士还没来——挺漂亮的小姐姐,可惜了——你醒的真不是时候。”

 

一边颇感遗憾地抱怨着一边一巴掌拍到人身上,差点要没命的人被他拍的又差点一口血喷出来。犯人一点都不以为意,动作麻溜地转身打开病室的衣柜薅了几件衣服一张床单一裹打成个包,一甩上了背,又左顾右盼了一圈随手扯下个看起来颇值钱的什么仪器塞进口袋里。几步并到窗边,哗啦一开,扭头冲着屋里人说:

 

“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坐在床上的人却一点都不为所动,微微皱着眉。一双浅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眼神里有些茫然,更多的是戒备。

 

见人不动,他亦是一愣,一脸????

 

等等这个场景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不会吧……”他的肩瞬间塌下来,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恳切地望向床上的人。

 

“——宝贝儿,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冰冷的水流泻下来,撞在男人的身体上又四散溅开,更多的顺着年轻健硕的躯体冲下,决绝地跌碎在地上,又被推搡着一刻不停歇地旋转着冲进黑暗中。

 

雨宫雅贵坐在门外默默地听着水阀被拧上的声音,毛巾和金属架摩擦的悉索声,扭动门把手的声音——门被打开之后里面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他甚至能听到尚未滴净的水珠滴滴答答地落下。雨宫广斗下身围了一条浴巾,擦着头发走出来。门在身后关上,一切又归于寂静。

 

雨宫广斗没说话,只是走过来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自从那件事以后他的性情就变了许多。他顺着自己兄弟的裸露在外的腰看上去,从背部延伸下来的那片伤痕还在,随着他的动作狰狞着,仿佛永远也不会好,也不想好了似的。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任空气沉默了一段时间。那件事改变的不只是雨宫广斗。

 

只是他知道,即使他不说,广斗迟早也会自己查到的。而无论广斗要去哪里,干什么,他都会和他一起。而且,那件事以后已经消失了这么久,任他们如何寻找也毫无音讯几近绝望了的时候,如今却乍然又有了消息……

 

他们的一生,大概早就缠绕牵扯在一起,怎样也分不开了吧。

 

雨宫雅贵这样想着,心里苦笑了一声。

 

他想像以前一样开个玩笑,或者逗逗他弟,等他快要着恼的时候再笑嘻嘻地抛给他。只是他想张口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沉默久了,声音都有点走样。

 

也罢。 他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只是将手里把玩了许久的一个什么东西推到雨宫广斗面前。

 

是一张照片。雨宫广斗停下手里的动作,抬眼看了他一眼,伸手去取。临碰到的时候又停住了,又看了雨宫雅贵一眼。他依然没有说话。这次雨宫广斗没有停顿,从桌上拿起照片,将它翻了过来。

 

一张很普通的情侣照,花一般年纪的女孩儿笑的很开心。

 

而雨宫广斗却一瞬间被谁重拳击打在胸口上似的,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指尖慢慢地,划过右上角一个失焦的模糊侧影。

 

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有着一双浅色的眼睛。



锲子 FIN


嘿嘿。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