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i

w

他真好看我的天他真好看呜呜呜呜呜

「俺は大丈夫だから」

映画前売り券!Clamp的Smoky我已经圆满了(升天


ps:我花了五秒钟买完smoky开始在其他几个角色中犹豫,五分钟之后还是下不了决心(毕竟我不想看那么多遍:)(而且我也没钱(好了你别说了

Animate店里的小哥哥搬着一盒漫画从我身边走过看我这么痛苦,微笑着对我说


要是有雨宫就好了呢,就不用纠结了。


小哥哥你太懂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最后又订了日向和村山w



我的已经拿到了哟@栗孑桑 

写论文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理屈词穷的直男:)



【修罗场】劉烟

劉烟

又名《问栗子不如问siri》

OOC  捏造

 感觉劉是那种不小心碰了下别人一天要擦十几遍手的洁癖。(不

 ——————————————

 

想嘲笑他讥讽他看他流血再结痂然后慢慢撕裂来听他干涸流血的嗓子中嘶哑的诅咒和责骂

 

想镇压他一切徒劳无功的反抗制止他所有求生的挣扎肆意傲慢地控制他苦痛呼吸的资格

 

想看他的眼神逐渐涣散呼吸趋于微弱动作渐渐无力然后松手让新鲜的空气蛮横冲进他肺中

 

想看他狼狈地伏在肮脏的地面无法自制地咳嗽直到暗红色的血沾染在苍白毫无血色的嘴角

 

 

他用黑色的皮鞋尖挑起他的下巴仔细看了看,然后满意地说,行了。从西装口袋里取出手帕擦了下鞋子,又随手将它塞了回去,看也不看那打人把自己打得气喘吁吁的人,带到那里去,好好看着,别让他死了。

 

是,是。极尽谄媚的表情转瞬已经又是另一幅嘴脸,一脚踢在毫无生气的人身上,嘴里骂骂咧咧着,起来!

 

还没来得急弯下身去拽他的衣领就感到自己被踢了出去,跌落在地上的疼痛和柔软的内脏受到的重击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了。冷汗瞬间爬上已经狰狞的脸,挣扎着蜷在地上,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面前的男人已经倏然神色阴冷,开口时却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我说了,「行了」。

 

四周寂然无声,所有人目睹这突然的变故,却还是森然而立一言不出。一时间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他抑制不住的喘息声。

 

他几乎是在绝望地等待着接下来要落在自己身上的拳脚了。

 

但是男人没有再理会他,重新拿出手帕擦拭了一下鞋尖——然后皱着眉将它丢掉了——说,真是废物——你们都出去吧。

 

所有人经过他时他甚至能感受到落在他身上那无声嘲弄的笑意。他落在最后面,低着头颤抖着勉强站起身,慢慢地向门后退去,然后轻轻关上门掩住眼中闪过的一丝怨毒的光。

 

 

男人并不怎么往关着那人的房间里去,只是简短地交代了他们,“别让他死了”。

 

他不知道那天他们都退出去以后是谁把那个濒死的人带到那里去的,那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男人甚至在突然接管这个组织时也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初次见面,我是劉。神园已经被我杀了。以后我就是这里各位的会长。”

 

他依然被留在外面,不得不忍受着其他人的嘲笑,扮演负责看守防止人逃掉的小角色,每天将生理盐水和那些冰冷的药水输进昏睡的他的身体里。

 

因为男人要他活着。

 

他一直遵照着男人的吩咐仔细监视着房间里的动静,那天他并没有察觉任何异常。当他想要将针刺进他的皮肤时却突然被抓住手臂,紧接着就感到窒息——不知何时手里的输液软管已经被夺去缠在自己脖子上。

 

他醒了——!任何人在这时候都会去试图拉开脖子上的东西,混乱的中直到这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他醒了,却一直装作依然昏迷的样子,就是为了等这个机会。

 

柔软的胶制物像蛇一样紧紧缠绕着,死死地嵌在皮肉里——在他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突然涌进来的空气救了他一命。他连滚倒爬挣扎离开那人,手指疯狂地抠着依然深深陷在皮肤里的东西。

 

 

救了他的依然是那个黑衣男人。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能顺利呼吸,看清眼前的景象。

 

毕竟是昏迷了多时,敏捷性和攻击力度都已经大大下降,几招下来已经被劉掐住脖子压在床上了。

 

刚醒就想玩这么激烈的,身体受得住吗?他嘴角微微翘起,眼睛里却是冷冰冰的毫无一丝笑意。随意伸手捡起刚才缠斗中跌落在地上已经破开汩汩流出的药水,——不好好喝药怎么会好呢,不可以不听话哦。

 

他将手里的盐水袋骤然捏爆,水喷溅出来落在那人脸上身上,又迅速顺着脸颊和脖颈的线条流入衣服和身下柔软的被子里。卷发沾湿之后温顺地贴在他脸上,——大概是呛到了——他开始咳嗽,直到苍白的脸色变成病态的绯红,湿润的眼神茫然失焦。

 

劉这才松开手,满意地看着他,一边掏出手帕擦了擦手。

 

而他知道自己这次是不会轻易被放过了,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阴冷残忍的男人会怎么处置自己。

 

将手帕放回西服口袋,劉的视线依旧没有从那人脸上移开,只是用一种轻快地语调说,出去放出消息,说RudeBoys的leader现在在我这里。不想他生不如死的话,就一个人亲自来见我。

 

他抬起头,看到他用手指背轻轻划过他湿润的脸。心中一凛,他又立刻低下头去。

 

然后他听到他站起身来,说,吩咐他们,好好准备明天迎接客人上门。

 

男人临出门前又转过头。再带十个人过来,给我好好看着他,不准他跑了,更不准死了——再发生这样的事,我就让你死的比你老板还难看。

 

待劉走了出去,他才惊觉自己出了一背冷汗。他怨毒地看了一眼依然被束缚在床上的人,迅速而无声地退了出去。

 

 

——————————————————


不要问我这个屡屡作死的龙套为什么能活这么久这全是叙事需要不接受反驳。


三个字的名字比两个字的难起多了。


栗子要的劉smo


为了庆祝我们重新相遇一口气搞出来的(。


希望她能开心。







【阴谋论】




是这样的。

雨宫广斗刚到雨宫家的时候,还是个“你们全都不理解我!”的思春期毛头小子。

他打小和妈妈一起生活,从没见过他父亲长啥样。不过他也不关心,“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就是死了也跟我们没关系。”

突然有一天被告知多了个爸不算还有俩哥,简直别扭死了。

不过想想妈妈这些年一个人带着他也够苦的,就算他成了现在这个桀骜不驯的样子,天天跟他妈吵架八百遍,可要是妈妈能幸福,他委屈就委屈一点吧。大不了自己不见那个男人,也不跟所谓的两个“哥哥”打照面就是。

能想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到底还是心里憋着股子无处发泄的怒气。到处挑事约架,谁都不放在眼里。打赢的也有,打输的居多,终于有一天在被一群大了他三四岁的家伙寻仇围殴了一遍之后,又被雨宫尊龙按在地上教做人。


那之后他就老实了不少,每天苦练,身体累了,心里却不可思议地轻松了起来。他总喜欢出其不意地偷袭他大哥,虽然基本上都没得过手,有时候还被反手抓住挨顿揍,疼了也会嘻嘻笑着讨饶。心里总有个暗戳戳的愿望,总有一天要揍的尊龙管他叫哥哥。



要真这么岁月静好下去,无非是三人渐渐长大,各自幸福。

但是——故事里总是但是后面的内容比较重要——老天并没有放过雨宫广斗,中间就不用再讲一遍了。无非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家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哥死在自己面前,曾经风光无限的雨宫兄弟一夜之间,就只剩两个人了。

复仇。他想到的第一个人,是曾有过几面之缘的那个病怏怏的家伙。

说不清他跟大哥到底有什么关系,但他就是凭直觉认为应该再去找他一趟。

掩人耳目苟且偷生,打听情报找这种生活在黑暗里的人最合适不过。

那人果然还是一脸冷漠,不过因着自己救过他和他妹妹,雨宫倒是能感受到他淡淡的疏离里已经相对较耐心的态度。

可是他听了他的要求,竟然摇头拒绝了。

“不行,太危险。即使是你们雨宫兄弟也不过只是三个人而已。况且有人一直盯着这片儿地方不放,我不能再把我的家人卷紧来。”

雨宫广斗听了也不生气,自从他大哥死了之后他性子也沉稳了许多。他对他说,就是你不主动去查他们,他们迟早也要找上门来,这次是你们把琥珀劝住了,下次他们要再来呢?你也看见了,他们都是不怕背上人命的。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我大哥,——尊龙,也已经死了。被九龙的人杀的。

他看着他明显身子一震,又极快地恢复了。

他不动声色地望着他,直到他嘶哑着嗓音说,好,交给我。



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一个月不到就递来消息。雨宫两个和他——smoky,在一个喧闹的小酒吧的不起眼角落碰面了。

smoky说,以后我们就只能在这里见面,你们不能频繁出入无名街。

两人表示同意。他们知道他有更重要的事要说。


你们一直都以为当初神园下手杀掉雨宫夫妇,是为了要雨宫制铁所的地产。确实他干过不少这样的事,你们大哥这些年也搜集了不少九龙会下的神园会各种罪证,包括那个usb,都是他威逼利诱无辜人为自己牟利夺地的证据。

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是为了地产,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的雨宫制铁所在你们父母死后无人接手一直荒败在那里,还由着你们重回故地,想起一切之后去寻仇?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雨宫尊龙潜伏了那么久,直到身份暴露,才冒死试图杀死神园?

因为你们父母被杀的原因,根本不是单纯的黑社会作恶杀人。雨宫尊龙的潜伏,目的也不单单只是为了杀神园报仇。

雨宫广斗,你知不知道,你的亲生父亲是谁?


——楔子fin





生日快乐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一起经历过思春期的晦涩阴雨,骤然失怙的巨大变故,多年来相依为命却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弟的亲情真戳我。突然被解读成牵扯着肉欲的爱情,直教我茫然四顾,不知所措了(笑

不过如何看待本就因人而异,所以文本论就此诞生(大笑

喜欢上了拉拉和直美。我自己拆了自己心爱的雨宫哥和街花妹hhhhh

肯定是因为满大街都是藤井俩姐妹的cm海报!

才不是因为我整天逛各种药妆店!

想看小兽一样外表凶狠抗拒内心柔软脆弱的女孩子和植物一样外表沉稳安静内心坚定固执的女孩子的故事。



【小甜饼】雨宫广斗Xsmoky

尝试不打草稿直接上的方式。

————————


我百无聊赖地靠着墙站在人群外面,对他们围住的东西不感兴趣。虽然我站在后面,但还是能看到他们扭头和旁边的人说话时的脸色很不好。我不大清楚具体有多糟糕——总之不会很好看就是了。


尖利的女孩的哭叫声到后来都嘶哑了,小孩子们也跟着放声大哭,此起彼伏,不甘人后。


刚开始吵得人脑袋疼,但过了一会儿就习惯了。好像小时候瑟缩在哪个墙角抱着头承受着醉醺醺的辱骂和踢打,闭上眼脑子里想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然后不堪的字眼和身体上沉闷的痛楚都像要消失一样渐渐远去。直到被抓住破烂的衣衫上勉强可以称为衣领的地方,或者大多数时候直接是头发——这要取决于当时的姿势怎样比较顺手——热乎乎的腥臭的酒气喷在脸上灌进鼻子里才会突然醒来。


不过这次是因为听到熟悉的声音,我开心地睁开眼睛,满心欢喜地等着他出现。


看吧,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他果然来了,阴沉灰暗的天空下机车的轰鸣声震的整个街区老旧的建筑物微微震颤。伴随着尖利的刹车声它斜侧着在地上划出长长的轨迹,还没有停稳机车主人就跨下来,任随它被摔在一边。


风吹得他头发有些凌乱,剩下的一点发胶还在死守自己最后一丝尊严。围在前面的人听到声音转过身来,见到他纷纷噤声。


他脸上的表情很焦灼,眼里燃着怒气。我迫切地想知道待会儿他会是怎样的脸色,甚至感觉到自己在想到这的一瞬间有一股热流窜过我全身到达我的十指,引得身体一阵颤栗。


巨大的声音再次响起,雨宫雅贵也匆匆追赶来,将车子立好就跑到他身边。


广斗……他担忧地看着他。


人群默默地分开,为他们让出一条路来。


我紧紧盯着他的脸,他的眉眼唇角,每一个细微的地方我都无比熟悉,绝不会错过任何一丝哪怕再细微不过的情绪改变。


我不用去看他视线所及的地方,那些不过是大片的血,被血染脏的衣服,破碎的肢体而已。


我看着他嘴唇颤抖着蠕动,我清楚地看到了,他叫的我的名字。


他果然还是放不下我。我就知道。


于是我开心地笑着走上去拥抱他,手臂从他身体虚虚地穿过,意识随之沉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


没啦!


算了反正人家也看不到了

东京

刚刚把书稿发过去了,打开界面发现和编辑的上一次对话发生在两个月前,最后一句是我说的。


我说,“下周交稿”。


想了想又在后面添一个跪下的表情包。


终于熬完了各种事。春假去了各种地方旅游,在迪士尼的隧道过山车上头发疯狂地飞舞,沿途撒了一路的尖叫心满意足。


前两天东京不停地下雨,冷。这两天好了。


下雨的那两天去了浅草,在雷门拍了个傻兮兮的照片。和从京都来的小伙伴逛池袋,晚上回家路过新宿的粲然的灯光。


我踩着湿漉漉的小路回家的时候,想着怎么突然这么冷,想着前段时间春天都来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带御寒的衣服。


转天就又暖和起来我才放心。这才对嘛。冬天早就过去了。


搬了新家,比较喜欢这个新屋子。室友是一个奥地利人,也喜欢摇滚,我们组成了一个乐队,没事就在一起扯着嗓子嚎。歌曲内容一般都是我不想写作业!我想睡觉!我不想睡觉!我光想嗨!这样式的。


我俩都是睡的巨晚醒的也巨晚的人www


读书的事情遭遇了不小的挫折,工作的事倒是很顺利,申请笔试面试一发成功进到了最喜欢的地方。希望这份好运可以扩散啊w


我要不然也到名古屋去算了。我只想找一所有钱的学校,安度晚年。





【搞事情】雨宫广斗XSmoky

画风突变的两段废话


Smoky

 

他踩着清晨的露珠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四周还是一片寂静。不过这种地方要是热热闹闹的就真是闹鬼了。

 

他站定凝视了一会儿墓碑上的字,在他看的快不认识它们的时候才突然回过神来,他想自嘲的笑一下,但却感觉有什么堵在胸口似的,沉沉的坠的他连嘴角都勾不起来。也罢,他放弃了。将手里的东西随意一放,弯腰靠着石头坐下去。

 

这么说,你到底还是死了。

 

他漫无目的地想着。他走之前的那个晚上,他帮他把手臂里的子弹取出来,问他要去哪里。——沾血的子弹在铁盘里兀自滚动,给刀片消毒的火苗忽的晃了几下复又直立,颤颤巍巍。——一个人潜入进去简直就是送死。那我也去。那我留在这里,等着雨宫广斗找过来。

 

他已经快记不清分别时他们说了些什么了。似乎每一次分别都是这样仓促,好像他们只能被命运随意差遣。已经习惯了似乎他们这些人连性命都比别人薄一些,却是怎么摔打都还在苟延残喘,好像真的有什么不能死的理由似的。

 

空气很凉,刺激着他总是呼吸着的带着潮湿铁锈味气体的肺,胸腔痒痒的逼得他咳了两声。看了看手心没有血,应该只是不习惯而已。

 

他们找了你很久,还是找到我这里来了,你的两个弟弟。你养了两个好弟弟,真的,我都没想到他们能成长到那个地步……因为我离开了太久了吧。

 

还是无名街的我从那以后就固步自封了呢?真是狼狈啊,要不是他我可能都撑不到子音来吧。最重要的家人可能也无法再守护了。虽然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已经强大起来了,也一直按照当年的选择活着……不过以后,也不会后悔的。

 

他站起身,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最后望了一眼冷冰冰的石头,转身离开了。

 

Hiroto

 

他站在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无名街上时一脸惊愕,这个有过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两个人的地方现在的样子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意味着什么。

 

也没有什么比转头就看到那人更让人错愕的事了。他几乎冲口而出那个多年不曾再叫过的名字,却在看到对方冷漠的眼神之后生生止住了。短短的一瞬对视中他无从得知自己眼里所有复杂的情绪,却突然无比清楚地知道,他再也不属于他了。

 

多少年前就知道的事,但总觉得仗着他的喜欢,说是各走各路,他却总是笃定他抛不下他的。就像以前吵过打过,闹得再凶他知道都会和好。多年后相见的这一眼,他也知道是再不能了。

 

 

他把他妹妹叫出去,对她说旧病不治会要了他的命的。眼前这人刚救了她哥,又出钱给他治病,小姑娘都没怀疑他怎么知道的,欢天喜地就收下了,看来她是真的喜欢她哥哥。单纯的女孩儿就开心地对他说,当然了,我哥哥最好了!虽然我们不是亲兄妹,只是同一天被扔在无名街而已,但我哥哥依然待我像亲妹妹一样。

 

她说的温馨,他听了心里一阵刺疼。不用看他也知道自己表情该多不自然了。他当然知道哪年哪天他进的无名街,他也比谁都清楚他们不是亲兄妹,就像他知道自己并不算雨宫家的血脉一样。

 

他笑了笑让她回去了。谁知道转头又被掳走了。还是他跑了一趟把她带了回来。最后还很装逼地来了一句,要谢就谢你哥吧。说完又觉得不妥,对方摆明了跟他再无瓜葛了,自己不住地往那边瞟也就算了,还又是给钱又是三句话就往他身上扯,实在显得有点不干脆。 

 

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作祟。

 

 

红雨之夜一过,还是他和二哥相依为命。只是这次,大哥却是再也见不着了。天放晴的时候他和雅贵一起去扫墓,远远地踏进寂静的园地时他没来由地想起当年他们一起的时候。这时身边还有二哥在,另一个人虽然受了伤总算还好好活着。这次,去把他找回来吧。

 

雨宫广斗凝视着大哥墓前的花,慢慢地弯下腰把自己手里那束放在旁边。

 

 

锲子 FIN

 

 ————————————————

 

简直不知道是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