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湾

w

【死神】YUUXSmoky

每次嗨喽新剧一上就要第一时间蹦跶着出来剧透的我终于也不得不老实闭嘴一阵子。

一直磨磨蹭蹭地搞着的脑洞也写不下去了。

直接讲了。不写了。

——————

红头发的死神在执行任务时路过无名街,遇到了独自蜷缩在角落里咳嗽的快死掉的病美人。

他蹲下来研究了一会儿后说你先不要死,我想睡你。

(这TM原来是个基佬死神)

完全没有询问本人的意见,红毛一挥手把美人的身体留住了。虽然理论上讲你是要死了的,但本大爷操作就这么骚。他对自己很满意。


你没有死,不过也不算活着。我没有治好你的病,它还会不断恶化下去。那是你的宿命,逃不掉的。你会承受更多更久的痛苦,但是你暂时不会死——像你们人类认为的那样死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现在,是个亡灵了。

死神拍拍手,说,总之就是这样,我下次回来之前你是不会死了的。好好保护本大爷看上的身体,我很快就找你来拿。

死神走了。美人缓缓地撑着墙站起来,眼里没有波澜。

不会死的,无名街的,亡灵。




死神风尘仆仆地再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的身体折腾的不成样子了。死神简直心疼死了。

不是告诉过你要小心吗?他一边抱怨一边拿着勉强还算干净的棉花团轻轻地擦拭他嘴角的血。你只是不会死,又不是不会痛。

死神想不通都是一群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怎么还跟一群中二病暴走不良少年一样动不动就干群架,不过最让他头痛的是,美人似乎不在意他会不会痛,反而因为他不会死而更加肆无忌惮。

他听了他的抱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了他一眼,嘴角浮出浅浅的笑容。

死神马上就溺死在这个笑容里了。



在有人来挑事时他就一把按住他说你歇着我过去就行。然后他甩了下自己的红毛一脸兴奋,爸爸教他们做人。

死神打架很在行,毕竟他时不时也要面对一些不肯面对现实的家伙,这时候就需要花一些功夫才能完成任务。美人家的其他人刚开始对他抱有很大的戒心,后来居然在共同的战斗中打出了微妙的情谊。




谁都想不到亡灵会有死的这一天。

死神站在离他们稍微有点距离的地方,沉默地看着他们的悲痛,女孩尖厉地哭泣着,有个男人提议将他埋葬在这里。


他看着他们怀里的他闭着眼,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平静,仿佛没有任何痛苦,比最和善的人都安心地死去了。

他紧握着拳,想到他的浅浅的笑容,想到他的温度,他沉默的时候和他心情好时还会跟他开玩笑的样子。他当时很吃惊,没想到你还会说笑,他说。然后他就收起笑意,不自然地把目光移开了。红发就开心的仿佛发现自己那个尖刻的女上司恋爱了一样新奇(“这没有什么可比性!”),粘过去追着他躲闪的眼神想逗他再多说两句。他有时候会抱他,把鼻子埋在他的颈窝里。他很瘦。他想着,握着拳,又松开了,如此反复了几次。

唯独不愿意想,他放弃了自己亡灵的身份,终于还是选择了死亡。他做了一个他无法再干预的选择。

他想那不是因为他终于无法再忍受日渐强烈的病痛,他把他那群狗屁家人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不会是因为这种理由。

他茫然地站了一会儿,才迟钝地察觉到自己的愤怒。不知道是对着毫不留恋地离开了他的他,还是别的什么人。




他的双目染血,风吹起他凌乱的红发。死神的指尖如同锋利的刀刃,他转身离去。


——


简直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不站队,就单纯的很可爱(⁎⁍̴̛ᴗ⁍̴̛⁎)

比哈特的马大哒:

【盾铁】纯甜OOC段子🌚磨蹭了很久终于把看完返校季后的superfamily的脑洞填完了。

简介:大盾,一个拥有大量教学视频的优秀人民教师。在高中生面前是有老师包袱的。
(但在你铁面前只有老公包袱嗯哼( ̄∀ ̄))

她就该是我的

机缘巧合之下不经意在别的地方看到这句话,心里砰的一下。

需要广斗Smoky来拯救一下我已经岌岌可危的感情观。

可是我再看他们的名字排在一起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本来也就没有什么故事,从来都是我自己一个人上演从信任喜欢到失望愤怒的一整套天崩地裂的离别。

我的心飘荡荡的没个落处了。


丧心病狂大型剧透现场一 Smoky

别点

 

》》Smoky

 

新镜头大概一分钟左右?

走在无名街的废墟上的时候那个光线打的简直美炸了。发色变淡,肤色透明感更强烈了,环顾无名街的时候眼神温柔又平静,嘴角浅浅的微笑简直直击心脏(泣

 

小妹子看见他惊喜地叫了一声跑过来,大概是蛮久没见过他意思?毕竟被砍了一刀估计修养了一阵子,五家头头开会都没去(我心心念念的场景终于被实现了,哭着跪谢官方爸爸(虽然smoky没去

 

刚让别人小妹子放心自己没事,低头就开始咳嗽。对比了一下发现他身子真是弱了很多。原来是打一打咳一咳,现在已经是没事就咳一咳,那种憔悴和脆弱感觉随时都会碎掉消失的虚幻感——啧啧啧太美了

 

小妹子心疼他,把自己的宝物送给他,然后他讲出了全篇唯一一句台词:俺は大丈夫。これを、エリが持ってて。

 

虽然只有一句台词但是我可以吹一百年!!!声音里的虚弱和些微的喑哑,眼神里安慰的温柔拿捏的好棒。然后小妹子开始咳嗽,那个时候smoky紧锁眉头,惊疑不定的神情也好棒(叹

 

(难道smoky的病还带传染的?

(或者搞不好其实无名街那片有辐射?

(其实是九龙给他们下毒了吧!在水源里之类!

(可能是smoky的家族遗传病也说不定,这么说这个小妹子可能是他家族的……妹妹什么的!

(也可能是女儿呢……

 

(然后湾湾在女儿梗上一去不复返了。想想如果smoky留下个女儿撒手人寰了,无名街和RB肯定各种宠爱她。从小生长在贫民窟里的性格坚毅的少女听起来也不错。如果smoky有个女儿,那么(我心中smoky的固定CP的)雨宫广斗面对这个女儿的心情一定很复杂。(参考一下“如果哈利是个女孩的斯内普教授”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茶

 

然后我的smoky就只出现两次几秒钟了,一句话也没说,只有一个绝美的侧脸,纯粹传达了一个RB也愿意去帮助同伴的意思。

 

 

RB的新人物,YUU,言行举止和他打架的时候都透着一股傲慢劲儿。给我的感觉就是狂妄的孩子。这倒蛮新鲜的,毕竟RB那种某种意义上带点权力集中意思的家人式组织方式里出了个少见的异类。

 

目前来看他对下任leader TAKESHI的指示还是很服从的(这点P也是一样)。不过也可能只是因为没有冲突的必要。也或许YUU的狂傲只是因为他就是那样的性格。

 

Smoky咳嗽的时候YUU在身后一脸紧张地想上前查看——好吧虽然大家都这样——看着真是温暖。

 

栗太太开心地说她觉得YUU的性格肯定没少和TAKESHI吵,但是他喜欢smoky,所以smoky把下任leader的位子交给TAKESHI并让他帮他,他就听smoky的话帮他——这样的设定也很好吃的样子。


 

 

 

 


今天的雨好大啊。

masa生贺 亚门X金木

我做了一个梦。


蒙眬而模糊的、隐秘的、幽微的梦。


像是满足了自己好奇的窥视的欲望一样,看着一切发生。


他那么疼,那么痛苦,我竟然还能默不作声地看下去,也真是够差劲的了。


————————————


「君は美しい」

 

「その髪の梢も、繊細な指先も、白くて無垢な素肌も....何もかも美しい」

 

「その瞳でさえ、憎むべし赤い瞳でさえも、美しく見える」

 

「君の心も僕を受け入れてくれたあのところも、暖かくて柔らかい...まるで、僕を溶かしていくようだ」

 

「薄紅色の唇に漏らした微かな呻き、隠そうとしても抑えきれない咽び泣き声、不安そうな吐息を全部、僕がすべて吞み込んでやる」

 

「君は、僕を優しく受け入れたように」

 

 ————————


「あれ以来、何もかもおかしくなってしまった。こんな身体になって以来」

 

「僕は....戦わなければいけないんだ。強くならなければ誰も守れないから」

 

「でもなぜだ。何故僕の話は誰も聞いてくれない。聞こうともしない」

 

「僕は...僕は誰も殺したくないんだよ...誰も食べたくないんだよ!」

 

「いくら叫んでも、誰も聞いてくれないんだ」

 

「僕は疲れたんだ。」

 

「ずっと戦い続けてきた。僕はもう疲れたんだ。」

 

「こうやって君に抱かれて、溺れそうになる。」

 

「飢えて狂えそうな絶望、ヒトを噛んで喰う口に残った感覚、死にかけた恐怖、仲間が殺された時の悲痛」

 

「此処で君に託しても、いいのかな」

 

「頼む。一瞬だけでいい」


「僕を...助けて」

 

 



一个设定 雨宫Smo

(终于连大纲都不愿意写了。


Smoky得了一种病。

发病的时候体内器官痉挛呼吸不畅,经历过漫长的折磨之后,疼到极致就会死。

然后复生。

他第一次死在雨宫广斗怀里的时候带给雨宫的震撼,远远比不上他微弱的呼吸已经停止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又睁开眼睛带给雨宫的惊吓。

雨宫颤抖着声音说我都准备把你埋了。

Smoky倒还是一副淡淡的样子说幸好你动作慢。

雨宫想了想埋一半突然探出一只手的情景打了个寒战。

死而复生,就算很疼,某种意义上也算一种很逆天的能力了。唯一的问题就是,Smoky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每次都可以这样,也许他明天发病就再也不会醒过来,也许他永远都要承受这种无休无止的疼痛,一遍又一遍。


雨宫愣愣地看着勉强站起身的Smoky,赶紧回过神来扶了他一把。他当时还不能理解这个诅咒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直到他脸色憔悴,胡子拉碴,用布满血丝的眼痛苦地望着转醒过来的Smoky说,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看你痛苦我无济于事,我真痛恨自己没用。我害怕,不知道你这次睡过去还会不会醒来,还有多久才会醒来。每次都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你一定会回来,可如果你再也醒不过来了,我一定会疯的。每次等着你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我不敢想你要是死了,我可能会守着你一直等你醒来那一天吧。

让我接受你死去的事实,可能比别人要难得多吧。

Smoky只是悲悯地望着他,什么都没说。没有比他更无法给出安慰、承诺的人了。他把他的一切都已经给了无名街。

所以后来一片废墟之上浑身血灰的雨宫广斗死死抱着一具尸体不肯放手的时候,哭晕过去的拉拉也好,无声站在弟弟身边的雨宫雅贵也好,谁也不会懂的吧。

一个脑洞w雨宫Smoky 刘Smoky

(终于连个开头都不愿意写了。


九龙暗地里追杀手握关键的USB的两个雨宫,但他们跟柔弱无力的女主妹子不一样,加上投鼠忌器,两方一时陷入僵局。



毕竟雨宫只有两个人,相持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某一天,他们突然失踪了(。



追丢了的九龙气急败坏,这边SWORD打不下来,那边两个人都搞不定,绝密文件不知所踪,大姐头气血翻涌每天开会都咆哮怒吼,下面一群老头子被骂成狗,只会互相开嘲讽,唧唧歪歪了一圈,谁也打不下SWORD,谁也找不回USB……



这时候座下青年才俊刘小哥表示你们真是辣鸡,看我的。



刘小哥容貌俊美心狠手辣,浑身上下散发着神秘气息。这让来自以出各种美艳男偶像而著名的韩国的黑道小公子也不禁啧啧赞叹。二代自从上次教唆琥珀搞事失败后被他爸一顿骂,心里很不服气,决定干一票大的好让自家老头对自己刮目相看。于是他瞄上了USB,兵不血刃搞翻九龙不是梦想。



哦对忘说了,他之前不是吃饱了撑着积极怂恿琥珀搞SWORD的,他真正的目的是利用琥珀在日本给自己开辟出一块地方来,然后用它做基地,使韩国黑道势力渗入日本。再往后,他这个梦想比较大,一两句就说不清了,总之你们先有个这个概念就可以了。



当然比较理想的状态是趁乱伤了九龙势力的元气也好。不过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年轻了。天真。




按理说本应该是敌人的两人却在私底下眉来眼去还搞在了一起,真是世风日下。刘小哥冷酷地说有些事我不方便直接动手要借你们的势力,二代小哥笑眯眯地用中文回答哪里哪里我这里也有些请求只有刘先生才能做到呢。



一拍即合狼狈为奸,不过是各自心怀鬼胎罢了。反观这边两个雨宫暂时藏身无名街,跟一对兄妹倒是上演了一出人间有真情。鸡飞狗跳打打闹闹的日常剧还没几天,紧迫而来的阴云就再次笼罩了SWORD的天空。




不愧是全剧唯一一个手握非摆拍道具武器刀的,出手就是快准狠。抓起人质来专挑软肋,小少爷助攻也毫不含糊,一来二去竟然又演变成了雨宫弟Smoky靠背而立的经典场面。



关键时刻小弟们纷纷向两边分开,一袭黑衣的大佬刘慢慢踱步出来交待二代说,那个病怏怏的你别动,我得亲自砍死他。上次让他给跑了,吃不下睡不着好几天。



雨宫弟听了大怒,敢砍他,你当我是死的?上次谁被我踹了一脚毫无还手之力?



于是两人二话不说就刚上了,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二代坐收其利强抢了昏迷的Smoky扬长而去。这下俩人都傻眼了。



雨宫二哥及时赶到,刘小哥也不恋战,反正也已经搞清了USB已经不在他们身上跟他们多纠缠也无用,加上盟友突然叛变,小哥战略撤退。



妹子救回来了Smoky丢了,雨宫弟也是心情复杂。回头一看雨宫二哥带回来的不只是妹子,还有身后一群番长总长头头们。




这不是你们自己的事。
九龙虎视眈眈一天这里就不得安宁。
我们要保卫SWORD,保护我们的街区。
Smoky,也是这个街区不可缺少的一员呀。


气氛燃起来了!





镜头一转刘小哥这边心里焦急表面不动声色,说你韩国黑道就是这么讲信用的真是闻所未闻。


二代还是笑眯眯地一刀子插过去,说那也比不上刘先生您隐姓埋名潜伏多年我甘拜下风。


刘小哥神色缓和(虽然那个面瘫脸看不出来)道,既然少爷有兴趣那人我也不要了,你留着玩吧。


二代谦虚地(虽然脸上只找得到自傲的表情)说,刘先生看上的人我怎么敢横刀夺爱,这就给您送去。




电光火石之间刘小哥已然输了一轮。现在的问题就是不知道对方已经知道多少自己的底细。刚开始不过利益相投互相利用,既然对方妄想捏住把柄好控制自己,这人就留不得了。


但毕竟境外势力且身份特殊,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对手,再加上对方把威胁的意思已经表达的极为清楚了:秘密若是败露九龙的人势必不会放过他,张城趁机落井下石,雨宫SWORD早视他为敌,届时将是腹背受敌,四面楚歌。


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立刻搞下SWORD稳住九龙那帮老贼,同时尽快找到USB,引诱九龙和张城直接冲突,利用机密文件一举颠覆九龙势力。这本不是自己的原来的计划,这看似几乎不可能的计划匆忙实施起来风险也过于巨大,稍有不慎不止前功尽弃,而且粉身碎骨。



九龙根深蒂固,对目标势在必得。
张城伏于暗中,不知何时就会吐出毒液。
雨宫SWORD也已联合,自然也有了计较。
而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还有更深的阴影……


几个势力错综复杂纠缠其中,一触即发。





你以为处于漩涡中心的Smoky会坐以待毙吗?

怎么可能!

那不符合我一个烟吹的身份!


下篇请看Smoky如何身在虎穴却冷静理智,化险为夷。更利用复杂人心欲壑纠葛,和众人里应外合(不是这样用的啊喂)协力退敌救SWORD于水火之中。






……





不我保证不会有这种东西的。

大家下次见。

END



目前为止的人生当中离Masa最近的一次了(升天

他真好看,真好看,真的。电影也好看。歌也超好。(词穷

哭了三个地方QQ

強ければ強いほど苦しい。

我感觉自己简直是不能面基体质。高高兴兴去见我栗出门就被车撞麻溜地被送到医院挂号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幸好最后还赶上了见Masa,否则我一生都不会原谅那个十字路口的。

然后我们竟然还在瓢泼大雨里坚定如山地在居酒屋イベント现场呆了两个多小时。简直要给自己鼓掌了。

栗太太真人特别可爱,特别柔弱文静。感觉你跟她大声说话就像在欺负她一样。头发很多很好看,我没事就总摸hhhhh

今天做了鍋,下次等她做咖喱米饭。嗷我又饿了。

他真好看我的天他真好看呜呜呜呜呜

「俺は大丈夫だか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