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湾

w

【灼阳】雨宫尊/雅/广Xsmoky、日向纪久Xsmoky、绯野盾兵Xsmoky

灼阳

OOC

CP:雨宫尊/雅/广Xsmoky

        日向纪久Xsmoky

        绯野盾兵Xsmoky


感觉好久没写日向,把小疯狗拉出来遛遛。

《阳炎》雨宫四兄弟设定。

前文:http://wanwan853.lofter.com/post/1d3c45d5_be34b59

不是很影响,看不看都行。

——————————————————

一、


“广斗哥,学校的同学邀请我明晚去祭典看烟火大会……”

 

小家伙眼睛闪亮亮地看着雨宫广斗,充满期待地说。

 

我想去我想去我想去我想去——!

 

 

 

今天雨宫广斗和雨宫雅贵刚一进门,Smoky就颇为殷勤地跑到玄关帮他们拿脱下的外套。吃饭的时候更是乖的不行,连雅贵放在他碗里的蔬菜沙拉胡萝卜丁都全吃了。两个哥哥心知幼弟肯定在密谋什么,不过也乐得他这么听话就随他去了。睡觉前Smoky终于按捺不住,交代了自己的目的。

 

雨宫广斗听了不大愿意。虽然雨宫家都是弟控,但这个优良传统在他身上表现的尤甚。他总觉得要是一时不看着Smoky就要被外星人抓走似的,完全忘记了自己小时候被他大哥二哥管教着也是烦的不能行。

 

 

“让他去吧,这个年纪你总把他关在家里也不好。”雨宫雅贵笑着说。Smoky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头紧张地等待雨宫广斗的宣判。

 

“……那好吧。保护好自己,不要在外面吃东西,门禁之前——”

 

“‘必须回来’——知道了知道了谢谢广斗哥!还有雅贵哥!”Smoky开心地跳起来拥抱了一下雨宫雅贵然后转身往楼上他的房间跑去,“我去准备!”

 

雨宫广斗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不爽:“他要玩什么我没带他去?为什么一个破祭典就高兴成这样?”

 

雨宫雅贵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酒调侃他:“你还不许人家有两个朋友了?大哥特地把他送到学校,不就是想让他也感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吗?”

 

雨宫广斗听了皱眉:“他永远不可能再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了。”

 

“我当然知道。大哥的用心你还不明白吗?”雨宫雅贵举起杯子向他示意,红色的液体表面摇曳反射着璀璨的灯光,“放他在外面跑一跑,他才会知道他唯一能回的地方,只有雨宫家。”

 

雨宫广斗没再说话,心事重重地过去坐在他对面,将瓶中剩下的酒倒在另一个杯子里一饮而尽。

 

 

二、

 

Smoky好奇地东张西望,表参道上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穿着浴衣的小孩手里拿着苹果糖嬉笑着三五成群跑过,脑袋上还朝后戴着般若的妖怪面具。花枝招展的女孩子手里拿着精致的刺绣手袋,摇着小巧的团扇,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说笑,不时往他们那里看一眼,然后掩着嘴笑着跑开。红灯笼在头顶挂了一排又一排,照的人脸都是红扑扑的,参道两边是各种吃的玩的露天摊贩,太鼓的声音震的咚咚响。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觉得又新鲜又热闹,嘴角一直是弯弯的笑容没有消失过。

 

 

直美想要射击摊位的小熊玩偶,绯野盾兵正满头大汗地瞄准。砰——又歪了。女孩发出失望的声音:“嘁——眼镜蛇真没用。”

 

大家纷纷开心地嘲笑他,绯野面子上挂不住,把枪往大和手里一塞:“你行你来啊。”

 

大和忙摆手,“我不行,——叫日向来吧,他肯定擅长。”

 

日向家的少爷怎么说也是受过训练的,这点小事他还不会放在眼里。他趾高气昂地接过枪说:“都给我看好了——”然后砰的一声,竟然也没有打中。

 

大家笑得更放肆了。日向纪久皱眉,抬手又是几枪,砰砰砰,全部打空了。

 

坏了,日向要暴走了。就在绯野他们想是先让老板逃命还是先扑上去压住他时,日向耳边突然传来噗嗤一声笑。

 

“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紧接着日向感觉自己的右手被另一只手握住了。Smoky的体温比常人要低,他站在日向右身侧,右手握住日向拿枪的手,然后带着它微微向上抬。

 

“它的制作很粗糙,弹道是不准的,往左偏了六毫米左右。”耳边传来他清澈的声音,“要像这样——”

 

他握着他的手微微调整角度,瞄准,然后扣动扳机。

 

三秒之内连扣五次皆无虚发,精准地打断了吊着小牌子的细细的绳。

 

“喂,打牌子就可以了。”日向转头盯着Smoky低低地说。

 

诶是吗——Smoky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直美一个熊抱差点扑倒。

 

“唔哇哇哇哇哇雨宫同学太厉害了啊!!!”

 

大家这才从震惊当中回过神。

 

“天啊真的好厉害啊!”

 

“老板老板快快快我的熊我的熊!”

 

直美松开Smoky开心地跑过去要她的战利品。“叫我Smoky就好。”Smoky一边揉着被她勒的生疼的脖子一边笑着说。

 

“雨宫——Smoky真的好厉害,是在哪里学过吗?——那个,我也可以这样叫你吗?”绯野紧跟着问。

 

“喂喂,眼镜蛇是不是吃醋了?”大和热络地一把揽住Smoky的肩,压的他往下一沉。他大声地调笑着,往直美那边挤眉弄眼。

 

“你胡说什么!才没有!我跟直美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马而已!”不知为何绯野迅速瞟了Smoky一眼,急急地为自己辩解。

 

智商拙计的大和以为自己抓到了绯野的把柄,依然扯着大嗓门开他玩笑:“没有那你这么急干什么?是不是心虚——唉哟我去你干嘛!”

 

日向纪久踹了大和一脚,把Smoky从他胳膊的压迫下拽了出来。

 

“谢谢。”Smoky小声对他说。

 


 三、

 

村山良树买来了冰淇淋分给大家,Smoky不能吃,他那份就让给大和了。大和非常感动地嚷嚷着“真是太够朋友了”,吃的比别人只有一只的都快。其实他是很想吃的,但雨宫广斗从来不许他在外面吃东西,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可能会被下毒。

 

但是今天真的很开心,比吃到冰淇淋还要开心。他这样想着。

 

“太好了。”绯野说。

 

“嗯?”

 

“因为雨宫——Smoky你总是独来独往,放了学就回家,看起来很孤独也没有朋友——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想和你做——啊不你别误会!我不是在同情你什么的!我只是想——啊——”绯野磕磕绊绊说了半天没说明白,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一头金发。“……总之,你能开心,就太好了。”

 

“谢谢你,我很开心。”Smoky看着他真诚地说。是和哥哥们在一起时不一样的开心。也是和拉拉在一起时不一样的开心。

 

 

“雨宫阳炎,你跟我过来一趟。”日向纪久突然生硬地插话进来,拉着他的胳膊就走。

 

Smoky猜到他要做什么,便毫不反抗地任他拉着,只是回头冲着绯野笑眯眯地挥了挥手。

 

再见。

 

 

 四、


他带他来的地方是几乎没有灯光的河堤,远离熙熙攘攘的人群,静静的河水里散落着细碎的星光。

 

“怎么了?”Smoky见他不说话,索性自己开口问。

 

“我家里让我小心你。”没头没尾的一句。

 

“那你小心点我不就完了。”Smoky失笑,在河堤上坐了下来,“不过没有我哥哥们的命令,我是不杀人的。”

 

“这么说你果然是个「雨宫」了?不过我不明白,雨宫兄弟的传言十几年前就有了,怎么可能是你这样的小孩子?”日向纪久来了兴趣,也在他身边坐下。

 

“可能说的是我哥哥吧。”Smoky躺下,“我也不太清楚,我哥哥们把我保护的太好了,从来没有人来向我寻仇。电视里不是老演吗?走投无路的被害人手里拿着枪疯狂地指着凶手喊都是你杀的他们我要杀了你——什么的。”

 

他伸出手对着夜空比了个枪的手势,继续说:“从来没人来指着我血泪控诉,所以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也不想知道。我哥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谁敢伤害他们,我就杀了谁。这样就行了。”

 

日向纪久扭头看着他,眼里闪烁着疯狂的光。他哈哈大笑说:“有意思。——来跟我打一场怎么样?”

 

“连熊玩偶吊牌都打不下来的日向家小少爷?不打。”Smoky一口回绝,“我这是为你着想,你被我打了,之后还要轮番被我哥哥们打的。”

 

日向纪久怒极反笑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身份抖出去?你很喜欢那些人吧?我说了你肯定就跟他们做不成朋友了——喂你怎么了?”他很快就住了口,因为Smoky突然皱着眉想起身离开,可是还没有站稳就开始剧烈地咳嗽。

 

“喂、喂你没事吧?你别生气啊我只是说说,我不会干那种卑鄙的事的。”日向纪久手足无措,他自己到底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他立刻起身扶着他,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只能任他在他怀里咳的直不起身来。他身体单薄的像秋天的落叶一样。

 

 

像是过了好久好久,Smoky才缓过劲儿来,他轻轻推开日向,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黑色无指手套上的血迹,皱着小脸低声说:“坏了,要被骂。——唉,算了。”说着取掉手套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

 

日向纪久敏锐地看到他掌心的奇怪伤痕,但顾不上好奇,先问他的身体:“你怎么回事?”

 

“小时候遇到两次大火,被关在屋子里出不来,肺被烟熏坏了。”Smoky仿佛在说别人的事一般平淡,“你要杀我可以瞄着这时候来,别人可都不知道哦。”

 

“大火?两次?”日向纪久吃惊,“你哥哥不是很宠你吗?没去救你吗?”

 

Smoky闭着眼睛平复呼吸:“他要没去救我我早就死了。”

 

那你怎么会被关着?日向纪久没问出来,他顿了顿,又说:“我不会说出去的。你的身份,和你生病的事,都不会说出去的。等我变得更强一些,你和我打一场吧。”

 

他闻言睁开眼笑着说:“好。”

 

 

 五、

 

远处传来人们开心的叫声,烟火大会开始了。

 

他们又重新坐回去,这次两人之间的气氛微妙的很融洽了。

 

“所以你叫Smoky吗?”他忍不住还是问了。

 

“嗯。”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又不是什么好记忆,为什么还特地留着?”

 

“因为有些事情,是不能忘的。”就像火中出现的如同他的守护神一般的兄长,就像火中失去的时刻提醒着自己的懦弱无力的妹妹。

 

他突然睁开眼睛看着他,严肃地问:“你们日向家在这一带很有势力的对吗?”

 

日向纪久点了点头,问:“怎么了?”

 

“那你知不知道五年前,山王附近有个无名街,有天突然被大火烧了?”他呼吸都紧张起来,紧紧盯着他。

 

“我有印象,不过具体怎么回事不清楚。我应该跟你差不多大,那时候十岁?十一岁?”他蹙眉回忆着,“大火……你就是在那里被烧的吗?”那个贫民窟?

 

“我妹妹死后第二天,那里就被烧了。我一直怀疑放火的人就是杀了我妹妹的人。”他痛苦地说,无意识地握紧了拳。日向纪久突然明白他掌心的伤是怎么来的了。

 

他伸手握住他的手——就像刚才他们在射击时他对他做的那样——然后在他吃惊的目光中,轻柔又不容置疑地掰开他紧握的拳。“我回去帮你查。你等我。”

 

Smoky看着他,刚想说什么突然又住了口,仔细聆听着什么。日向纪久发现他左耳上戴着一只小小的耳钉,里面正在发出微弱的声音。

 

“糟糕!”Smoky匆匆忙忙站起来拍了两下身上的碎草,“我得走了,那件事就拜托你了。多谢。”

 

“出什么事了这么急?”日向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没有没有你快放手!”Smoky急的要哭又不好直接甩开他,“我——门禁!”

 

日向纪久呆住了。门禁?都高中了还门禁?不对,雨宫家还门禁?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并不是)的雨宫家?

 

“我送你?”他跟着站起来。

 

“不用了你追不上我的。”

 

“……”

 

“替我跟绯野他们说声谢谢,今天很开心。——也谢谢你。”这是他消失前,日向纪久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FIN.

 

 对《阳炎》的补全。还差两篇,雅贵篇和真相篇。不一定写。这篇其实是给真相的铺垫。日向最后查出来的真相,雨宫尊龙冰冷的声线讲述的真相,就是《阳炎》设定最后的两块拼图。


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惯例假链接,不要点。




评论(23)

热度(32)